您的位置 首页 > > 关注争鸣

游弋在诗意里的魂灵 ——李桂秋先生诗作《意识漂泊》琐议

核心提示:意识漂泊(组诗)?李桂秋1.人在他乡心 撕成四片八瓣思念故里种植的邻家花草把征收思想税的权利扔给起点规定,自以为是阴阳生生


意识漂泊(组诗)
?李桂秋
1.
人在他乡
心 撕成四片八瓣
思念故里
种植的邻家花草
把征收思想税的权利
扔给起点
规定,自以为是
阴阳生生
于是,理念意志填满
自恋的逻辑
让伪装的壳爬满理性
斑驳愚弄习惯
思想 在缠绕中拔节
生态不再理会偏执
无和有的构形怎能强制
水的三相婉转
·
2.
能量装饰信息
数字愚昧诚信
头颅灌满泥浆
科技告别科学
器的制作被当成生命的创造
僵硬的糜烂
在时代的滚筒里肆意漫步
不问时间何为
·
3.
贴着瓷砖思想
迷离 恍惚生疏
空间吞噬规律
相遇你我
说不尽的离合
断续张望的眸
叹息 锒铛之声
不再有善恶的色彩
·
4.
如果权利成就博导
欲望就会坐拥学霸
头衔 只能是赏赐的残羹
利用,被手段设定
光闪光闪的勋章
命名泡沫经济
摇憾心灵
道德立即从地平线更生 启程
·
5.
母亲坐在麦田
与扬花对话
泪,饱满化学元素
风琴 在麦尖蹈舞
隐忍悲歌
去安慰还未哭泣的人
·
6.
石头从盘古走来
苍白的欣赏
难言一二
麻雀卷曲沙尘
胡杨 系满领带标签
界碑撒了一地
肥硕意识

四、参评评论
游弋在诗意里的魂灵
——李桂秋先生诗作《意识漂泊》琐议
邱启建
当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还要多的时候,诗歌有着怎样的境遇,也就可想而知了。
于是,有人开始调侃起写诗的人来,说什么因为诗人的贫困,连土匪劫道的都要绕着走。当然,也有人自我陶醉地认为诗歌是精英文学,是圣殿里的文学,是真正的阳春白雪,非下里巴人所能明了。
在这里,笔者必须要先说明一件事情,诗歌与贫困是没有必然的联系的,虽然有‘文章憎命达’之说,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把贫困与写诗联在一起。贫困是生活中的经营能力问题,诗歌则是文化领域里的灵魂构建,这两者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所以,笔者以为,诗歌仅仅只是文学大观园里的一珠小草,与其他体裁的文学也只是样式的不同,不存在高贵与低贱之说,诗歌所以少了往日的繁荣,一些写诗的人所以生活在贫困之中,错不在诗歌,而是在写诗的人,因为诗歌较之其他样式的文学,应更具惠众型,如果达不到这一要求,便很难有传播的可能,而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必须要赋予诗歌应有的灵魂。
想诗歌有灵魂,自然就要求写诗的人需有灵魂。
我所以这样说,就在于现代诗歌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发展,一部分人越来越把诗歌功利化,在语言的运用上也越来越口水化,这在很大程度降低了诗歌的美感,也限制了诗歌的发展。要知道,口水并非口语,口水与口语是两个根本不同的概念。口水的学名叫涎水,俗称哈喇子,是人体的废弃物,是要被擦掉的,而口语则不一样,她是生活中的常用语,可以这样说,很多口语是时代智慧的结晶,是具有了一定的灵魂的。
所以,不论诗歌语言形式的如何变幻,都需要有诗人所赋予的独特化的灵魂, 这样的诗歌才能活起来,也才易于与大众形成共情。在这一点上,徐州诗人李桂秋先生显然是做得比较好的一个。她让自己的魂灵始终都在诗歌里游弋。在物欲横流的现今时代,她没有让自己的灵魂庸俗化,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
一个人的灵魂无论在什么地方游弋,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这就是每一个灵魂都是有其支撑点的,要不然,这个灵魂就是水里的浮萍,空中的浮尘,是缺少了依托的。李桂秋先生定然是知道这一点的。
因此,她才说:
“人在他乡
心 撕成四片八瓣
思念故里
种植的邻家花草
把征收思想税的权利
扔给起点”
故乡是一个人的生命的根,也是支撑他灵魂的那个点,所以,诗人就算是人在他乡,心哪怕撕成四片八瓣,仍然会思念故里,诚如明朝诗人袁凯所说:“江水三千里,家书十五行,行行无别语,只道早还乡”。试想一下,一个没有灵魂的人,是决然做不到这一点的。但是,思念故乡,却又回不去,怎么呢?那就只好任灵魂在诗意里游弋,那样至少对自己是一个交待,也可以借以慰藉自己那颗孤寂的内心。
社会是个大观园,生活也常常变换着形态,不论多坚强的生命,在历史的长河中,都显得极其渺小,人们所能做的,就是怎样善待这个生命,或节制或放纵。
依时下流行的心灵鸡汤认为,自律成就伟大,可是,生活往往又不是按照人的意志前行,特别是写诗这个行当,更是充满着诡异的变幻。
不然,诗人也不会说:
“斑驳愚弄习惯
思想 在缠绕中拔节
生态不再理会偏执
无和有的构形怎能强制
水的三相婉转”
我们都知道,文字不仅是文化传承的一种载体,更是人们交流的一种工具,其所有的内涵都是人类赋予的,所以,人类有着
怎样的灵魂,赋予文字的,就会有怎样的灵魂,当一个灵魂整日里游弋在诗意里的时候,其文字不仅充满了诗意,就连其所有的日子,也都填满了诗意,由此可见,诗歌并不是像时下人们认为的那样是夕阳西下,只要我们给了诗歌适当的灵魂,诗歌仍然会是受大众喜爱的文学样式,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正如我们生活的环境,当人们意识到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发展经济而污染了环境是对人类的一种犯罪时,在环保理念以及环保的意识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达成了共识,只要长期努力长期坚持,我们的生态环境一定会变得非常秀丽宜人的。
上文说过,生活总是充满了变换的,当有一些人为了个人利益而不择手段时,给社会所造成的伤害将是难以估量的,给小孩子对这个社会的认知将是颠覆性的,所以,当我们面对:
“能量装饰信息
数字愚昧诚信
头颅灌满泥浆
科技告别科学
器的制作被当成生命的创造
僵硬的糜烂
在时代的滚筒里肆意漫步”
我们怎么办?我们能‘不问时间何为’吗?诗人敢把这些情形以诗歌的形式表现出来,是很了不起的,这是需要勇气的,从
这里也可以看出,诗人是具有时代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的人,也是一个有着高尚灵魂的人。
正因为诗人有一个高尚的灵魂,因此,当她面对:
“如果权利成就博导
欲望就会坐拥学霸
头衔 只能是赏赐的残羹
利用,被手段设定
光闪光闪的勋章
命名泡沫经济
摇憾心灵”
她没有让自己的灵魂麻木,而是尽她所能,让“道德立即从地平线更生 启程”。当然,相信她自己也明白,以她个人的力量,要做到这些是不可能的,或许这也是她要以诗歌的形式把这些社会中的不良现象表现出来的缘由,她要呼吁大家都行动起来,就算不为自己,为了子孙,也应该有一个好的生存生态与人文生态的环境,这样才不至于让子孙们对我们这个社会失望。
社会为什么会进步,人类的文明为什么能够达到今天这样的程度,就在于有许多像李桂秋先生这样有良知有高尚灵魂的人,他们不是仅仅只为自己活着,他们关注的也不仅仅只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他们追求的也不仅仅只是属于自己的那一点蝇头小利,因此,他们尽可能的‘学为人师,行为世范’。
李桂秋先生将这首诗定名为《意识漂泊》,兴许是有着她自己的深刻寓意。小说里面有个意识流,哲学里面有个意识形态,诗歌中也有一个意识流派,只是诗人在这里应该不是说的这些,她显然是想让自己的思想在一个无限广阔的空际里纵横,因为只有这样,她或许才有勇气说出她平时不敢说的一些话.
有人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事实上有不少的文章,从面上看起来也的确像是神来之笔,只是人们所不知道的,作者为了这个神来之笔,不知耗费了多少的时间与精力,要不然也不会有功夫在功夫外一说了,所谓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便是这个道理。
当一个人的灵魂长期游弋在诗歌里的时候,他一举手一抬足,无不透着诗的韵味。
“石头从盘古走来
苍白的欣赏
难言一二
麻雀卷曲沙尘
胡杨 系满领带标签
界碑撒了一地
肥硕意识”
一个诗人,只有他具有了社会的忧患意识,并且将这种忧患意识赋予到他的诗歌当中时,他的诗歌才算拥有了灵魂。李桂秋先
生就是这样一个为了让其诗歌拥有真正的社会的灵魂而愿意在寂寞里坚守的人,这是一个值得让人敬重的人,犹如她的诗,值得人们去阅读去回味一样。
2020年6月28日11时28分

评论作者简介
邱启建,笔名,汉江一柳,湖北省宜城市人,湖北省襄阳市作家协会会员,一个生活在轮椅上的自由人。人民作家微信平台特约评论员,在《江淮诗人》杂志和人民作家微刊发表诗歌评论多篇,有诗作
散见中国诗歌网等各大网络论坛和微信平台。

诗歌作者简介
李桂秋,笔名中华九鼎。
世界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协会会员,作家报签约作家,徐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会会员,世界诗会第二届理事。
曾参加在北京举办的国际易学,老子高级研讨会;受邀参加三届国际环境暨国学风水研讨会;每次提交论文皆获奖。
与薛英俊合著出版《变化之道》;出版合集数本;独立出版哲理长诗《铁杉之问》也是代表作;参与《大黄山矿矿志》编写等。

有国家级别的奖项,有省级的奖项,有文学集团的奖项等。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华文作家网_作家报立场,华文作家网_作家报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华文作家网_作家报,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