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在下一个起点重逢——与雪说别离

2021-11-07 22:54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李天莉
摘要: 认识雪,是有福自千里来报 的善缘 。 夏,蝉在树 枝 叶茂处长鸣, 就在那个夏天,偶然 识得了雪,初初结触, 虽隔千里,却不觉陌生, 前缘升腾 自 在心间,此后十几年间,成了不曾见面却 长驻心间 的友。 世间事,皆从缘起, 日常 虽无过多联系,情感 却 不

认识雪,是有福自千里来报的善缘

夏,蝉在树叶茂处长鸣,就在那个夏天,偶然识得了雪,初初结触,虽隔千里,却不觉陌生,前缘升腾在心间,此后十几年间,成了不曾见面却长驻心间的友。

世间事,皆从缘起,日常虽无过多联系,情感因此而退分毫。

近来,雪遇到了人生中的大坎,也是大难,让她大悲于胸长长久久不能释怀,对于她的忧伤与焦虑,让我倍感无奈和担忧。

雪在电话里无数次的问我我的妈妈真的是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吗?真的没有离开吗?我也无数次肯定答复:真的,真的,阿姨真的是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她只是离开我们,去重新开始她的新生。

其实,我想对雪说,世间万物皆为无常,那不是无情,也不突兀,那是时间的刻度,如晨起的闹钟,铃响之时,必得走上即定的轨道。

还想对雪说,我们蕴于父精母血,再得益于父母几十年的恩养和爱护,此爱浓情长,织成我们这一生最依赖和不舍的世间贪执之网,但雪,你要知道,世间所有美好的世物,终将消逝,正如今日我对你说,圆满是幸福,缺憾,也许是另一种圆满,因那缺失的一角,成就了我们心中的永恒。

雪,我知道,再次及你必伤悲,但我还是对你说,人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敢于面对,并能自我愈疗,能够在阴雨天看到彩虹,在暗夜里看到明光我相信,你,能够。

据说印光大师的居室中,有一幅字,经年长挂,便是一个大大的“死字,我们没有大师的智慧,参不透其中的玄妙,但师之无畏,直面生死之姿,让人为叹,而如他般大智大慧之人,能够让他高悬于壁上的,必定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东西罢。

而,我们所怕的,所逃避的,不过是自己不愿面对的心魔,不愿舍去的情,不愿放手的炽烈的爱执以及不愿放手的形像肉身。这是死结,唯你能破,破这万般不舍如山重海深的恩养情份、破这几十年的血脉相连、破所依恋的这一具地水火风四大和合的幻身。但是,雪,你要明白,破,只是放下,而非忘记,正如前几日介绍予你的一行禅师所著《与自已和解》一书,要放过自己,学会与自已和解,方为正道。

书中一篇“与祖先一起呼吸”,借助书者的智慧,欲找到与之相联的内在逻辑。心之所向必有其果,我在书中找到不离的佐证:“我们呼吸如所有的祖先及后代都在与我们一起呼吸……当我们从父亲母亲那里学会煮一道菜,那就是家族代代相传的一道菜,我们应该看着自己的双手微笑,因为这是我们母亲的手,是我们祖母的手。”雪,看到这里,你还会悲伤吗?

母亲存在于天地间、存在于你的一呼一吸间、存在于你的双手十指间、存在于你的粥食瓢饮间,母亲在你的生活里、在你的眉目里、在你喉间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里,她正在无时无刻的看着你的喜怒和哀乐,分享着你的成功和幸福。

雪,我知道,当悲伤如洪水猛兽夜夜来袭之时,你从最初的毫不抵抗,到今日的挥剑应战,从毫无还手之力到渐强渐胜的今天,我似乎看到你的母亲,正面呈微笑,微笑着看着她的女儿不再溃败,看着她的女儿正慢慢的复原,老人祥和而安然。

突然忆起《阿含经》里的句子:“身坏命终,又复受身——”。

如果缘到,必定会在下一个起点,以他身重逢。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